新约总论—召会
<< 第二百三十篇 >>
召会-召会的恢复(一)
  在前面的信息里,我们看过召会里的失败,召会的堕落,以及召会里的得胜者。本篇信息我们要开始来看召会的恢复这件极重要的事。
  “恢复”一辞的意义,是再次得回失去的东西,或使事物回到正常的情形;意即在遭受破坏或失去了以后,再使事物复原或回到正常的情形。我们说到召会的恢复,意即召会原初有一种情形,后来却失去或受了破坏,现今就有需要把召会带到她原初的情形。因为经过了许多世纪的历史,召会已经堕落了,她需要回复到照着神原初心意的光景。我们对于召会的异象,应当受到管治,不是照着现今的情形或传统的作法,乃是照着圣经里所启示,神原初的心意和标准。
  我们需要认识召会的恢复,与神的心意及其完成,并撒但破坏的工作之间的关系。新约启示,神对于召会有一个明确的心意、定旨和目标。新约也有一幅清楚的图画,给我们看见神如何照着祂的心意而有所成就。首先神有一个定旨,然后祂进来完成祂的定旨。此外,新约也清楚的记载,神的仇敌如何进来破坏神所成就的。撒但用以破坏神所成就之事的方法,有内在和外在两面。内在的一面,乃是破坏并败坏神的子民;然后,撒但企图在外面破坏神所成就的。然而,神乃是一位有永远定旨的神。祂是满有定旨的神,祂一旦定意要作某事,就没有任何事能改变祂的心意或使祂停止。所以,在撒但的破坏后,神就进来重新作祂先前所作过的,这样的重新再作就是祂的恢复。这就是把一切被神仇敌撒但所破坏并失去的事物再带回来。
壹 由以色列人从被掳归回所预表
  召会的恢复是由以色列人从被掳归回所预表的(拉一3~11)。为了要认识召会的恢复,我门需要来看旧约里以色列人的历史。旧约是一本预表的书,其中最大,最包罗一切的预表,就是以色列人的历史。许多圣经教师将发生在以色人历史开端的事,应用在今天基督徒的经历上。例如,他们把逾越节应用在救赎的经历上,把过红海应用在受浸的经历上。不仅如此,我们也许还把每天吗哪的享受和裂开磐石之水的享受,应用在我们以基督作我们生命的供应,并作我们活水的经历上。我们也许甚至知道,如何把所罗门建造的圣殿应用在我们的经历上。然而,却没有太多基督徒知道,如何应用以色列人末了一部分的历史-被掳到巴比伦,和从被掳中归回。我们将要看见,以色列人从被掳归回,预表召会的恢复。
  在旧约里,神首先藉着亚伯拉罕、以撒、和雅各,得着一班人。至终,这班人成了以色列国,这国称为祭司的国度(出十九6)。那班人,那个国,就是召会的预表。在行传七章三十八节,司提反甚至说到以色列人是“在旷野的会集”,(直译,)用了“艾克利西亚”一辞,就是新约的“召会”。这进一步指明,以色列人乃是召会的预表。
  以色列国全部的历史,乃是召会一个完整、包罗万有的预表。以色列国开始于出埃及。以色列人原在埃及的奴役之下,但藉着逾越节的羊羔,他们就蒙救赎,脱离了法老的霸占。他们出了埃及,过了红海,进入旷野,并来到西乃山,在那里建造帐幕,作为神在地上的居所。最后,以色列人过约但河,进入迦南美地。他们征服那地的人并得着那地后,就建造圣殿。建造圣殿以后的那段时间,是黄金时间。然而,那段黄金时间并没有持续很久。主要的是由于所罗门的失败,圣殿就被毁坏了,以色列人也被带到巴比伦作俘虏。巴比伦的军队不仅毁坏耶路撒冷及其圣殿,也将圣殿内的器皿带到巴比伦,放在偶像庙中。这是何等的羞耻!以色列人留在巴比伦七十年之久。
  由于召会的堕落,就属灵一面说,她是已经被掳了。神的子民已经分裂、分散,从一的正确立场被掳到错误的立场。在旧约的预表里,以色列人以耶路撒冷为中心而生活,但后来却被分散并被掳到许多地方,特别是到了巴比伦。这描绘出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的光景。就着非常真实的意义来说,今天的信徒比以色列人更加分散。因此,我们需要恢复。我们需要的不仅是复兴,更是恢复。
一 离开巴比伦-被掳与分裂的立场
  正如以色列人后来的历史所预表的,恢复就是离开巴比伦-被掳与分裂的立场(拉一1~11)。以色列子民得恢复,意思就是他们从巴比伦被带回到耶路撒冷。消极的说,恢复就是从巴比伦被带出来;积极的说,恢复乃是被带到耶路撒冷。虽然圣经启示出,有些以色列人是被掳到叙利亚,有些是被掳到埃及,但他们大部分是被掳到巴比伦。巴比伦乃是被掳的主要地方。因此在预表上,耶路撒冷的意义乃是一的立场;巴比伦的意义是分裂、分散和被掳。得恢复脱离巴比伦,意即得恢复脱离分裂;恢复到耶路撒冷,就是恢复回到原来一的立场上。
  在旧约里,圣殿被毁坏时,所有的器皿都被掳掠到巴比伦,放在尼布甲尼撒的偶像庙中。这表征到了某个时期,全召会都要被“巴比伦人”所毁坏,他们要将圣殿里的器皿带到巴比伦,并放在他们的偶像庙中。在召会历史的某个时期,巴比伦主义要进到召会里,毁坏召会,并将召会的内涵掳去。你们若研读召会的历史,就会看见这是真实的情形。所以,在启示录十七章,背道的召会被称为大巴比伦,就是大妓女。
  召会因着败落就被掳去,并且被拘留在大巴比伦之下作俘虏。在启示录十八章,巴比伦是指罗马城。启示录的作者约翰用比喻的说法,称罗马为“大巴比伦”。至终,那以教皇为首的组织,就是罗马教,在启示录十七章被主称为“大巴比伦,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”(5)。这辞句与旧约时代巴比伦一辞的用法相当。在旧约时,神的百姓被掳到巴比伦,并且被拘留在那里作俘虏。在新约里,就是在预表的应验上,原则也是一样的:召会,就是神所拣选的人,至终也要被拘留在大巴伦作俘虏。这就是说,在旧约和在新约里,神的子民都要被掳到巴比伦。
  我们若看见这点,就会对召会的堕落和召会的恢复,有清楚而全面的看见。以色列人被掳,乃是由于他们的堕落。他们因着堕落,就被掳到巴比伦。召会也堕落了,最后也被掳到大巴比伦-基督教国,大巴比伦在圣别的神眼中乃是个妓女。因此,召会的恢复包含一个归回,就是从巴比伦所表征被掳和分裂的立场归回。
二 回到耶路撒冷,神命定独一的立场,带着所有被掳到巴比伦,神殿的器皿
  以色列人的恢复,不仅是从巴比伦出来,乃是要归回到耶路撒冷,就是神所命定独一的立场。耶路撒冷是主所拣选的地方(申十二5)。因此,耶路撒冷就是神子民敬拜神的中心,这独一的中心保守了神子民的一。若没有这样的一个中心,以色列人进入美地后,早就分裂了。神预知这个难处,就一再的重复关于祂所拣选之地的诫命。(申十二5,11,13~14。)以色列人没有权利选择他们自己敬拜的地方。选择的权利在神手中;只有神能作这个拣选,以色列人只能接受祂的拣选,就那神圣的拣选。神的拣选成了祂子民聚集的中心,这就是一的独一立场。为此,在旧约里神的子民必须被带回到耶路撒冷,神所命定独一的立场。
  耶路撒冷乃是旧约里神子民敬拜的独一地方,合一的中心。巴比伦产生了分裂,耶路撒冷却维持了一。今天的巴比伦是分裂,今天的耶路撒冷乃是一。当我们回到一时,我们就回到耶路撒冷。
  那些从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的人,乃是带着所有被掳到巴比伦,神殿的器皿(拉一5~11)。这些器皿是银的、金的,表征对基督并基督之丰富的经历。所有在殿里的器皿,乃是对基督各方面的经历。神的子民被分散,所有属灵的经历也都被掳去了。那对他们并对神乃是一个羞耻!甚至今天,有些亲爱的基督徒有真实的经历,他们却是在巴比伦。这就是说,他们对基督的经历,是在被掳的地方,就是偶像的地方。经历是正确的,地方却是错误的,因为器皿是正确的,却是神殿的器皿放在偶像的庙中。因此,所有的银器和金器都必须带回耶路撒冷。
  在表征上,银是指基督的救赎,金是指神圣的性情,就是神的性情。以色列人带同银器和金器,从巴比伦到耶路撒冷;这指明我们的经历必须是经历基督和祂的救赎,经历神和祂的性情。
  今天的巴比伦不仅将神的子民掳去,也抢夺了神殿中一切的丰富。那些表征基督丰富的器皿,已经被掳掠了。这就是为什么在罗马天主教和更正教的公会里,很少有人说到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(弗三8)。也没有鼓励信徒吃基督,喝基督,与基督同坐席,完满的享受基督。信徒们对基督的丰富享受不多,或没有享受,原因乃是所有殿里的器皿,都已被大巴比伦掳去。现今主需要恢复对基督丰富的经历。祂不仅要呼召祂忠信的子民,从巴比伦出来回到正确的召会生活,也要将已经失去的基督的各方面恢复并带回。
三 重建神的殿,就是神的家
  召会的恢复,也是由神的子民从巴比伦归回后,在耶路撒冷重建神的殿,就是神的家所预表。以斯拉一章三节说,“在你们中间凡作祂子民的,可以上犹大的耶路撒冷,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殿(只有祂是神);愿神与这人同在。”五节继续说,“于是犹大和便雅悯的族长、祭司利未人,就是一切被神激动他灵(原文)的人,都起来要上耶路撒冷去建造耶和华的殿。”这几节指出,恢复不只是要带着神殿的器皿回到耶路撒冷,也是要重建被毁坏之神的殿。
四 重建耶路撒冷城
  末了,召会的恢复是由旧约里,耶路撒冷城的重建所预表(尼二11,17)。圣殿的建造恢复后,还需要建造城。没有城,殿就没有保护。圣殿,乃是主同在的地方,需要受到保护。城的墙,对殿乃是防御。
  这也是预表的另一面,是我们必须应用在新约里的。以弗所二章十九节和提前三章十五节,说到召会是神的家。但是,在启示录末了两章,有一座城,并且在这城内没有殿(二一22) ,因为城已经成为殿的扩大。
  我们要明白新约里家和城的关系,就需要看见,召会乃是基督的扩大,基督的扩增。所有的信徒都是基督的一部分,都是基督的肢体。所有这些部分合在一起,就是基督的扩增。因此,召会乃是基督的丰满(弗一22~23) ,因为基督已经扩增并扩大到许许多多的肢体里面。基督扩大的第一步,乃是召会作为家。这扩大的第二步仍然是召会,但不是作为家乃是作为城。召会作为家必须扩大到召会作为城。至终,整个召会就成了城。因为殿已经作了城,所以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节告诉我们,在耶路撒冷城内没有殿。城是帐幕,是居所(2~3)。因此,城乃是殿的扩大,是家发展到至极。
  家和城的建造,是神永远定旨的中心。这建造实际上就是神与人的调和。所以,召会就是神性与人性的调和。当这调和扩大并终极完成到最完满的程度时,那就是城。然后,这城至终要成为神和人相互的建造,相互的住处,让神住在我们里面,我们也住在神里面。这乃是神与人宇宙的、永远的调和。就着小规模而言,这是家,就着大规模而言,乃是城。
  基督的第一次来,与神的子民从巴比伦归回耶路撒冷,非常有关系。在这次被掳归回之后,过了四百年多一点,基督就来了。基督是从马利亚而生,她是那些从耶路撒冷归回之人的后裔。神的子民若是没有一人从巴比伦归回到耶路撒冷,就没有人能带进基督第一次的来。然而,根据新约,有许多圣别的子民,包括马利亚、撒迦利亚和以利沙伯(施浸者约翰的父母)、西面以及亚拿,他们都是那些从被掳归回之人的后裔。所有这些人对基督第一次的来都非常有用。
  对于基督第二次的来,原则乃是一样的。若是没有召会生活的恢复,也就是说,神的子民若没有从大巴比伦归回到召会生活,就没有路带进基督第二次的来。这就是为什么主在末了的时候,一直作工要得着一个恢复。我相信这个恢复对于基督的再来,乃是预备和根基。将会有许多的马利亚、撒迦利亚、以利沙伯、西面和亚拿,为着主完成祂第二次的来预备根基。因此,为着基督第二次的来,需要有召会的恢复。
<< 第二百三十篇 >>
新约总论—召会